分类 1号站平台官网 下的文章

原标题:美国为逆差大打出手是缘木求鱼!

短短一天内,排名世界第一、第二的两大经济体相继抛出500亿美元的加税清单。美国打着减少逆差之名,行贸易保护之实,中国被迫还以颜色,采取对等的反制措施。美国无理挑起一场贸易争端,全球舆论场高度关注,国际经贸界忧心忡忡。

“缘木求鱼”,这是全球各大机构和财经媒体对美国此次贸易保护措施的普遍看法。历史和现实一再证明,经济全球化为国际经贸发展提供了强劲动力,促进了商品和资本流动、科技和文明进步,以及各国人民交往,美国自身也是经济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在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世界经济圈,任性地玩弄贸易保护主义,违背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根本行不通。而企图通过打贸易战减少逆差的做法,更是误入歧途、错上加错!

欧洲中央银行去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曾指出,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并不会减少一国的贸易赤字,相反会增加逆差。长期以来,中国高度重视中美经贸关系,希望通过对话协商解决争端分歧,共同造福两国人民。遗憾的是,美国政府无视中美经贸合作的长远利益,只盯着短期的贸易逆差,漫天要价,逆向而行,反复无常,致使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受阻,加剧了两国贸易的不平衡。这种只顾眼前不管长远的短视行径,难逃因小丢大、得不偿失的命运。

挑动贸易战,美国错在因果颠倒。扭转中美贸易不平衡,最有效的办法不是限制中国出口,而是要扩大美国出口。贸易是两国企业、消费者在自愿基础上做出买卖选择的结果,放宽交易限制,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才是增出口、减逆差的正解。当前中美贸易逆差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政府限制对华出口,尤其是美国高科技产品本身具有很强的竞争力,却始终不愿卖给中国。人家想要的,你捂着不卖;人家不想买的,你却强买强卖,自然就会扭曲市场交易,造成国际贸易不平衡。美国研究机构报告显示,如果出口管制放宽,对华贸易逆差可减少35%左右。不放松出口管制,反而一再加强进口限制,美方的套路无异于扬汤止沸、火上浇油,只会进一步扰乱两国正常经贸合作,损害两国长远利益。

挑动贸易战,美国错在罔顾事实。近些年,中国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济结构调整成效明显,对外开放步伐不断加快,金融等领域的开放成果有目共睹。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国认真履行承诺、严格遵守规则,切实采取措施促进国际贸易收支平衡,经常项目贸易顺差占GDP比重已下降到去年的1.7%左右,同期美国的经常项目贸易逆差占比,则一路降至2.3%。面对中国扩大开放的诚意和努力,面对中美贸易结构的持续改善,美国却搞选择性“失明”、“失忆”,把国际贸易中的不平衡问题简单归罪于中国,挥舞着贸易保护的大棒,粗暴要求中国减少千亿美元贸易顺差,这完全是不讲事实、一厢情愿,办不到、达不到,已被包括美国企业在内的利益相关方共同抵制。

挑动贸易战,美国错在是非不分。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较低的储蓄率和较高的消费率,决定了美国在全球贸易上必然有逆差,且这种逆差不仅对中国有,跟世界许多国家都有。与此同时,美国又必须保持比较大的贸易逆差,才能向全球输出美元,维持美元的国际支付货币地位。一边享受着世界各国贡献的廉价优质消费品,一边又在责骂别国占了便宜,这种畸形的心态和做法,早已为全球众多经济体所不齿。不问贸易失衡的对错黑白,一味迁怒中国,美国发起的这场贸易战,从一开始就注定会败得很难看。

世界经济的大海辽阔无垠,你要还是不要,都在那儿,谁也回避不了。想人为切断各国经济的资金流、技术流、商品流、产业流、人员流,让世界经济的大海退回到一个个孤立的小湖泊、小河流,绝不可能,也不符合当今潮流。由美国挑起的这场贸易战,师出无名、道义先输、世所共弃,非但无益于中美贸易问题的解决,而且正在将国际贸易和经济全球化进程推向悬崖边,犯下极不光彩的历史性错误。

打就打,谁怕谁!古今中外,举凡赢家,都是算大账、算长远账,而不是算小账、算眼前账。美国切莫低估了中国捍卫自身利益的决心和实力,新时代的中国经济体量之大、潜力之巨、韧性之足,完全扛得起任何规模、任何形式、任何强度的贸易战。奉劝美方及早认清形势,别再损人害己、自我孤立。在经济全球化的滚滚洪流中,霸道无路,正道必赢!(吴秋余)

相关新闻:

美国正式发起对华301调查

中方强势反击

分析解读

原标题:以色列刚与联合国达成移民协议 第二天就宣布取消

图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美联社)图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美联社)

海外网4月3日电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当地时间周二(3日)表示,他将取消昨日(2日)刚与联合国签订的关于转移非洲移民的协议。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内塔尼亚胡发布声明表示,“我已仔细听取了关于该协议的诸多评论。经过重新衡量利弊,作为结果,我决定取消该协议。”

据报道,就在一天之前,以色列2日刚刚宣布和联合国难民署达成一项协议,将把1.6万名非洲移民遣送至欧洲国家。以色列官方估计,约有3.7万厄立特里亚人、7500名苏丹人以及2500名来自非洲其他国家的人目前定居以色列,其中大部分人没有获得相关许可。

今年1月初,针对数千名来自苏丹或厄立特里亚的寻求庇护者,以色列施行规定称,若上述人等在以色列申请难民身份但未获回应,则必须在90天内离境,否则将被判入狱。

次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宣布已启动驱逐程序。按照以色列的计划,约有4万名来自非洲的无证移民必须离开以色列,否则将面临无限期拘留。不过,以色列最高法庭暂时中止了该驱逐计划,称将等待反驱逐请愿书修订完成。

至于以色列为何突然取消该协议,此前环球网报道称,或许与西方国家的不配合有关。在以色列宣布移民计划后,德国联邦内政部发言人在发布会上表示,德国联邦内政部对此事一无所知。他说道:“联邦内政部对于德国在联合国难民署安置计划的框架下,接收这些居住在以色列的难民,尤其是非洲难民一事,一无所知,毫不知情。”他还表示,德国近年来一直遵守人道主义义务,包括接收、重新安置难民,并将在未来继续这样做。另据意大利媒体报道,罗马政府对此也感到惊讶,表示“对这个计划一无所知,(以色列)与意大利没有任何协议。”

原标题: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第二任妻子去世 享年81岁

海外网4月2日电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第二任妻子、南非反种族隔离运动者温妮·曼德拉于当地时间4月2日去世,享年81岁。她的私人助理证实了这一消息。

据了解,温妮·曼德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她19岁打破传统,成为南非医院的首位黑人医疗社会工作者。温妮十分关注并赞同黑人领袖纳尔逊·曼德拉领导的反种族歧视的斗争。

另据香港东网报道,温妮是曼德拉的第二任妻子,1958年与曼德拉结婚,育有两个女儿,但他们于1992年分居,并于4年后正式离婚。而曼德拉于2013年12月5日病逝,享年95岁。

原标题:常正国任甘肃省政府秘书长,康军任省发改委主任

甘肃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决定任免名单

2018年3月30日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通过

决定任命:

常正国为甘肃省人民政府秘书长;

康军为甘肃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

王海燕为甘肃省教育厅厅长;

李文卿为甘肃省科学技术厅厅长;

臧秋华为甘肃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

马虎成为甘肃省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

余建为甘肃省公安厅厅长;

李志勋为甘肃省民政厅厅长;

牛纪南为甘肃省司法厅厅长;

贾廷权为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厅长;

王忠民为甘肃省国土资源厅厅长;

雷思维为甘肃省环境保护厅厅长;

苏海明为甘肃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厅长;

李睿为甘肃省交通运输厅厅长;

魏宝君为甘肃省水利厅厅长;

李旺泽为甘肃省农牧厅厅长;

宋尚有为甘肃省林业厅厅长;

张应华为甘肃省商务厅厅长;

高志凌为甘肃省文化厅厅长;

郭玉芬为甘肃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

马自学为甘肃省审计厅厅长;

张宝军为甘肃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甘肃省侨务办公室、甘肃省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

陈卫中为甘肃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

决定免去:

康国玺的甘肃省农牧厅厅长职务;

王建中的甘肃省环境保护厅厅长职务;

杨咏中的甘肃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厅长职务;

何伟的甘肃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职务。 

       来源:中国甘肃网

原标题:新财长刘昆:与何立峰同窗,最大挑战是防范地方债务风险

作者:林小昭 陈益刊

3月21日,62岁的财政部部长刘昆来到阔别一年多的财政部,开始了他的新征程。

摆在这位财税“老将”面前的,不仅仅是如何管控好30多万亿元的政府“钱袋子”,而且还有财税改革4年多来,剩下的一块块最难啃的“骨头”。

“四高干部”

3月19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第七次全体会议。大会经投票表决,任命刘昆为财政部部长,他因此成为中国第13任财长。

2016年6月,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的刘昆,参加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2016年6月,时任财政部副部长的刘昆,参加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

1956年底出生的刘昆祖籍广东,成长于福建云霄县,小时候曾因为家里没钱,上不了中学,以至于见到学校就绕着走。少年时,刘昆曾在刻印店当学徒,其中一项工作是帮收购旧书的小摊贩分拣旧书,而他也在长期的翻拣中完成了中学基础教育。

1977年恢复高考后,在云霄县第二轻工业局综合厂当工人的刘昆,报名参加高考。在一篇回忆录中,刘昆谈及当年的高考志愿选择:第一志愿是厦门大学中文系,第二志愿是厦门大学历史系。第三志愿不好找,挑了河北地质学院(今河北地质大学)的会计专业。不过老师提醒他:河北那么远,路费够呛。为了节约路费,刘昆把第三志愿改为厦门大学财政金融专业,没想到还是最后一个专业定了终身。

值得注意的是,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也是祖籍广东、出生成长于福建,和刘昆是厦门大学经济系财政金融专业1978级同窗。厦大财政学是目前中国财政专业的翘楚,该校邓子基先生是中国财政学界的权威“泰斗”,其所提出的“国家分配论”对我国公共财政影响甚广,财金系统不少官员亦出自于该校财政专业。

1982年从厦大毕业后,刘昆进入广东省政府办公厅工作,历任综合处副处长、综合一处处长、办公厅副主任等职务,2001年任省府副秘书长。从2002年10月开始,担任广东省财政厅厅长长达8年之久,直到2010年7月升任广东省副省长。

身处对外开放前沿的广东,刘昆亲历了广东改革开放过程中许多的重大事项,曾参与广东国际信托公司的破产、粤海公司重组等金融风险的处置,还有广东财政管理和改革等一系列工作。

其中,在主持广东地方财政工作的8年间,身高1.87米的刘昆,因为其“政冶觉悟高、领导能力高、政策水平高以及’海拔水平’高”而在全国财政系统赢得“四高干部”的美誉。

这期间,广东财政改革相继完成了统一岗位津贴、清产核资、清理单位银行账户、清理行政性资产,深化“收支两条线”管理等任务,并开创性地进行了预算指标管理系统和国库支付系统的整合,实现了预算编制与执行的衔接,形成部门预算与国库集中支付改革相互推进的局面。另外,还推行了综合预算试点和加强政府采购预算编制。广东财政改革多项突破走在全国的前列。

“这8年是广东财政改革最艰巨的8年。”广东省财政系统人士此前对第一财经表示,刘昆任职广东财政厅长期间,在推动财政改革、加强财政管理做了大量工作,包括农村收费改革、政府资产统一管理、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财政循环监管体系、政府采购的“两个竞争”(供应商竞争和中介竞争)等,其力推的财政绩效管理评价更是全国首个,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全国财政系统,公认的财政硬碰硬的改革,数广东做得最多。

此外,刘昆在地方融资平台的规范管理方面也很有经验。“防范地方政府财政风险是他的强项。”“当时他在任的时候,广东每年都有新的财政改革举措。”该人士说,广东是全国改革开放先行先试的前沿地区,广东所碰到的财政管理问题也是全国其他省市所可能碰到的问题,财政部要推什么改革,往往都会先到广东来调研取经。

2010年7月,刘昆升任广东副省长,分管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编制、监察、民政、统计、物价、法制等工作。2013年5月,在广东工作了31年后,56岁的刘昆北上进京,担任财政部副部长。主要分管国库司、经济建设司、监督检查局、财政部驻各地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信息网络中心。

2016年底,刘昆离开财政部,担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正部长级)。不过仅仅一年多后,刘昆重回财政部担任部长一职,全面主持财政部工作。这位财税“老将”将如何带领财政部门应对接下来的工作挑战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挑战重重

摆在刘昆面前的最大的挑战是如何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今年三大攻坚战之首就是防风险,其中就包括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防范化解地方债风险一直是财政部主抓工作之一,刘昆在财政部担任副部长时也力推化解地方债风险。

防范地方债风险根子在畅通地方政府举债渠道,2015年新预算法实施后,地方政府合法举债唯一渠道是地方政府债券,而刘昆主管的国库司则主要承担指导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工作,给地方政府举债“开前门”,地方政府新增债券连年增加,削减了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动机,支持地方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除了地方政府新增债券外,财政部在2015年推出的发行政府债券置换非政府债券形式的存量债务(下称置换债券),也极大降低了地方政府偿债压力,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称置换债券降低地方政府利息负担1.2万亿元。这避免了地方政府资金链断裂,化解了许多长期积压的“三角债”,降低了金融系统呆坏账损失。

2018年是地方政府置换债券发行的最后一年,按照财政部数据,今年置换债券置换额度约1.72万亿元,这是置换债券中最难啃的骨头,如何顺利完成置换任务,也是市场关注焦点。

刘昆此前主管的财政部驻各地的专员办成为监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重要力量,去年以来重庆等多地公开处罚相关官员违法违规举债担保,正是专员办核查后向各省市反映情况,并提出处理建议。

早在2016年2月的一次研讨会上,刘昆就指出我国经济运行风险的重点是地方政府债务和金融风险,并提出解决策略。2年过去后,当刘昆以财政部部长的身份重回财政部时,他将如何带领财政部来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尤其是隐性债务值得关注。

目前我国债务风险总体可控。财政部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末,我国政府债务余额为29.95万亿元,其中中央财政国债余额13.48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47万亿元,政府负债率(债务余额/GDP)是36.2%。相比2016年的36.7%有所下降。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冯俏彬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财税改革重任除了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之外,还有正在推进中的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

这项改革是这一轮深化财税改革三大任务之一,也是最难啃的骨头,此前一直被财税专家认为推进速度最慢的一项改革。

2016年国务院出台了央地权责划分改革方案,这是一份为今后一个时期科学、合理、规范划分各级政府提供基本公共服务职责的综合性、指导性和纲领性文件。今年2月首个细分领域——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央地权责划分改革方案公布,这意味着央地权责划分开始迈出实质性步伐,2019年1月1日起实施也预示着今年是这18项基本公共服务领域央地权责划分改革的关键之年。除此之外,财政部今年还将重点推进教育、医疗卫生、交通运输、环境保护等领域的权责划分改革。

央地权责划分改革是一项庞大的系统性工程。推进这项改革,需要总体规划、统筹推进。这一改革的推进,需要财政部协同其他部委共同推进。刘昆深谙改革需要部门间合作。

刘昆在广东财政厅主政期间,力推财税改革,取得不少成绩。他在介绍自己当时工作经验时说,“许多改革,单靠我们自己是做不下去的,大家努力,效果会较好。为了做好事情,我们都会请人大、纪检委、发改委、监察厅、审计厅,包括央行来一起做。有些话,他们说比我们说好,比我们管用。”

摆在刘昆面前的任务远远不止这些。

比如,今年备受关注的个人所得税改革将实施,财政部负责具体改革方案的设计,个税起征点提高到多少合适?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如何实施?

“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勇气,也离不开智慧和专业支持。”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责任编辑:张义凌